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不去的老屋Ⅷ  

2017-07-31 15:43:38|  分类: 心灵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不去的老屋Ⅷ - 壹尘 - 幽幽随笔

小时候我最怕针,一是怕医生打针,二是怕外婆扎针。

外婆是乡间的土医生,会点推拿,一般小孩有点不舒服都希望往她那里送,而她也真能通过推拿解决大部分孩子的问题。我不知道我们小时候是不是胆小,反正我的印象中,很多小孩都经常被吓到。而吓到的孩子,都要在外婆那里扎针。我小时候就最怕那根针了,只要看到那根针,我就撕心裂肺地哭。我觉得那根针实在太恐惧了。

在乡间还有一种医生,我们称之为赤脚医生。那时候预防针都是赤脚医生挨家挨户去给小孩子打的,我经常见到赤脚医生背着个药箱四处走,以至于后来我见到那种颜色的药箱就紧张。但无论怎么紧张,预防针还是少不了打呀。

有一次,应该很大,估计快要上小学了,居然发现那个赤脚医生又往我家走。我先不由自觉地又开始紧张了,但想到他离我还很远,突然想到了逃跑。

我觉得这真是好办法,躲起来不就不用打针了唛。躲哪儿呢,我从刺丛中间的一条小路一溜,躲到后面的大山里去了。几分钟后,我似乎听到了母亲的声音,但仔细听又似乎没有。有和没有都不重要了,反正我是不会出去的。我坐在松毛上,看着眼前的芭茅,再看看远处的青山,觉得真是太舒服了。虽然偶尔松毛会刺一下我的屁股,我却觉得和打针比起来实在好很多。

就在这里,我呆了很久,直到我几乎能确信那个赤脚医生走了,我才先得漫不经心地回到家。

爷爷、奶奶、三叔、伯父都在家,我像没事一样,他们居然也似乎什么事情也没发生。这让我的心里有点忐忑。不过,既然躲过去了,还是什么都不想的好。我为自己的计划得逞有点小激动。

这事似乎真的就这样过去了,因为接下来两天我留意的赤脚医生并没有来。又过了两天,爷爷说:“我去小店,你去不去?”去呀,还有跟屁虫不去的道理?

河那边有好几个小店,爷爷去的小店有两个,其中一个就在赤脚医生家的隔壁。因为以前也常去,我没想多少,可这天我刚到小店门口就碰到了那个赤脚医生,我知道这一针躲不过去了回不去的老屋Ⅷ - 壹尘 - 幽幽随笔

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,感情爷爷和赤脚医生这是约好的呀。爷爷也真够“阴”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