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不去的老屋Ⅵ  

2017-07-22 14:11:45|  分类: 心灵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不去的老屋Ⅵ - 壹尘 - 幽幽随笔

小时候,叔叔、伯伯们去田里插秧、打稻都带着我,因为我是跟屁虫。

那时候估计才有点懂事,居然已经学会了恶作剧。有一回,在金星(地名,具体写法不知),应该是插田。我站在田埂上,见田沟里有许多蚂蝗。那东西在水里游来游去,看着都恐惧。可因为我不要下水的,就开始动坏心思了:竟然一次次地,用畚箕把隔壁田的蚂蝗引到自家里。蚂蝗多了,叔叔或者伯伯,有时候还请有其他人,他们的腿上就容易被蚂蝗咬着。看他们腿上或巴着蚂蝗,或流着鲜血,我就在那幸灾乐祸地笑。

现在想,那时候我怎么能那么傻呢?再大一点,我也开始下田帮大人干活了。我下田,经常成为别人找乐子的对象。记得禾禾园(地名,写法不知),隔壁田里的小爹爹在割稻,我也在割,他居然要和我比赛。他肯定在激将我,我哪甘示弱,于是便埋头干了起来。一般人割稻子都要割十几行,为了赢,我玩起了小心思,割五行,人往前直冲,一下就领先了。小爹爹见我赢了,假装惊讶,我实在太高兴了。可谁知他一心二用,把手割了,幸灾乐祸的我这下真是乐疯了。

呵呵,难忘的跟屁虫的日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