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突发变故   

2017-02-06 03:00:31|  分类: 生活随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突发变故 - 壹尘 - 幽幽随笔

初八,小弟结婚,好日子。可,同样在这一天,三叔累倒了。

三叔,当天早早地就起来了——一点多就开始烧水、扫地,各种忙碌。四点多,花车来了,三叔电话给媒人,没打通。又电话给烧早点的有兰姐,还是没打通。估计有点急了,二楼找我。

我说别急,我去叫。

他却突然说:“我耳朵嗡嗡的,这可怎么搞?”

我说:“叔,你太急了,起又太早,下去休息吧。家里事我去处理。”

三叔转身往楼下走,我则骑车去了媒人——海元姐家。敲门,姐夫应了开门,刷牙洗脸,我电话给三叔。三叔拿出手机接听,我说:“媒人马上到,放心。”讲了几遍,喊了几声“三叔”,没人应,只听电话那头说:“寿林(小叔),你听听,我耳朵响得厉害,一点都听不见。”

我心中觉得不好,此时刚好小弟来了,我提前回家。

到家,三叔坐在电火桶里,手握在肚子上,梗着脖子闭目休息。

似乎不行,这时媒人和小弟也回了,我和媒人将他扶到床上:“三叔,你休息一下,不要操心。”三叔似乎听不见,握着我的手,低头自言:“我耳朵鸣得厉害,这可怎搞,这么重要的日子,我怎么能倒下。”

小弟也劝,三叔依然自言自主:“我可怎么搞,我可怎么能躺下休息……”

我说:“没事,你放心,我能料理。”

小弟也说:“我去年早点回来,就是不想太让你操心呀,三叔,你别急,休息一下。”

我帮三叔脱衣,三叔自己也用手去拉扣子。手抖得厉害,无力。小弟也帮忙解衣,仅脱两件,三叔自己倒在了床上,我说:“叔,你怎么能这么睡,来,我给移到枕头上。”

我一动他,他说:“别动哦,头痛开了。”我轻轻移了下,头放在枕头上,小弟帮忙脱了裤子,给盖上被了。此时,三叔依然在说:“头痛……不能倒下,……怎么搞……我可不能倒下……”然后,不再说话,然后,呕吐……

我对小弟说:“子文,我打120可行,三叔状态不好。”

小弟说:“啊?那我来打。”

我守着三叔,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。

三叔哼哼,不再说话,叫他,似乎完全听不见了。

此时,小弟花车出门,我见三叔又吐了,再打120。接线员说:“没有那么快,出发了。”

几分钟后,小弟电话,让我去路口接车子进村。

几分钟,120到,随车医生看了症状,说:“可能脑溢血,殷汇不行,直接去贵池。快抬上车。”

于是,我,小谢姐夫,小姑爷一起送三叔去城里。虽说一路飞奔,毕竟进城路不近,一个小时后我们才到地区医院。路上,三叔吐了几次泡沫,人一直昏迷,从此再也没说一句话。

在医院,测血压,做脑CT。医生在电脑里看CT结果,右脑大面积出血,脑疝已经形成。

医生叫住我:“病人情况很不乐观,你看,右脑全是血,脑疝已经形成,脑神经都受到破坏,现在有两种方案。一、赶快回家,给老人准备后事。二、马上手术。”

我说:“那就手术吧。”

医生说:“你听我把话说完。你看,出血量这么大,已经压迫到了脑神经,如果做手术,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,而且必须放在重症监护室,你们家属商量好,可能承受巨额的医疗费?你们决定要快,越拖越没有手术的意义。”

这么严重,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。

电话给二弟和小叔,说明情况,让他们赶快商量。

医院了,小谢姐夫说:“这和我丈人一样情况,医生说得明白,治就是让老人活受罪。”

“我大伯伯也是这样吗?”我问。

“是的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”

“那你们呢?你们治疗了吗?”

“没有,我们选择了放弃,因为治疗没有任何意义,植物人只会让他更受罪,我们也拖不起。”

纠结。

二弟,家里其他人都选择放弃治疗,电话给小弟,小弟哭着说:“求求你了,不要和我说,求求你了,不要和我说……”

这时,三叔突然有尿尿的意识,我说:“医生,他意识很清醒,应该还有手术的希望吧?”

医生说:“随你,不过,术后效果不可能好,只会越来越差。要手术就剃头吧。”

于是剃头。

小姑爷接尿,没有。

老人手脚在挣扎,我心好不忍。放弃,如此鲜活的人,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。

小谢姐夫说:“没有意义,老小耶,去问问医生保一天命可行。”

我在犹豫,小谢姐夫在问。

医生说:“干脆回家。至于能活多久,看他自己了。有坚持一两夭的,也有一两个小时的。现在回家还能让救护车送,晚了,救护车就不能送了。”

三叔又静静地躺着了,我只好同意回家。

回家,尿失禁了。我买老人尿不湿给兜着,三叔潜意识里,还要拉裤子,我的泪全下来了。

在贵池,医生开了一点吊水,说回家让卫生院医生吊一下,也许的延长一点时间。于是赶紧找人吊水。

后面,是痛苦的守候。

老人的意识越来越差,越来越差,脸上血色也越来越差,越来越差。

初九,五点半,这位老人,操持一辈子,操心一辈的老人,走到了生命的终点,享年69岁。

三叔,一路走好,您的侄儿们会以父亲之礼待您,帮您操持好后事。

三叔,这下你可以好好休息了。

这个家,我会担起来的,放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1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