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   

2014-04-05 22:26:34|  分类: 生活随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明 - 壹尘 - 壹尘随笔

今日清明,回家祭祖。

先到曾祖们坟上祭拜,后给祖父母、伯父、父亲坟上培上新土。

祖父去世时,我读三年级,在而后的十年里,祖母、伯父、父亲相继去世——眼见一个个至亲离去,终不再见,这是我20岁之前承受的最大的痛。

祖父,早年划地主成分,批斗致残,多年柱拐而行,人称跛子。

爷爷生前甚喜长头孙——当然是我啦,于是家里养的鸡,生了蛋就带我去兑糖果,买麦乳精。直到现在家里还能找到生了锈的铁瓶,真不知当时喝了多少——八几年,那是补品,不便宜呢。

爷爷好黄烟。抽黄烟少不了吹煤头纸。煤头纸以大表纸卷成,一根火柴划上点着,吹灭明火,煤头暗火不灭。一袋烟抽完,换上新烟,再对着煤头暗火一吹,旋即火明——当时,点火便是我的专利,于是练就了吹煤头纸的神功,至今不忘。

奶奶年轻便已双目失明,尽管如此,依然常年操持家务。及年老,摔了一跤,卧床六年而终。

奶奶去世,记忆颇深。当年我和父亲、二叔、三叔在金星(离家十几里)打稻,那天天甚闷热,我们各人心中都莫名烦躁。时至中午,留在家中的伯父突然哭奔而来,大喊:“母亲没了。”

一家人闻之皆痛哭,然田中尚有稻把末打,大家便顾不得热和饿,胡乱收了几箩稻子回家办丧——记忆中,那天下午下了大雨。

奶奶去后三年,伯父故去,终年55岁。当时,我在屋后读书,三叔在家畚稻,畚了几下,三叔叫伯父起床。伯父忙起床穿,时有小猫粘人,竟往伯父床上跳去,伯父嫌脏,抓出丢之门外,及回身,小猫又已在床上咪咪叫个不停——气急的大伯这次狠命地将猫丢出老远,可随之而来的是,大伯自己竟扶门框不起。及至三叔将他抱至床上,早已人事不醒。叫来医生验看,医生只说了一句:“准备后事吧。”

当时,我并不知伯父去世原因,现在想来,他恐怕多是脑溢血。我家族中有高血压病史,现在三叔、小叔皆有此病,常年药物控制,但在90年代,他们哪管这些?

伯父之后四年,父亲去世。父亲离开时,我19岁,学业未完——此前后几多心酸往事,真不堪说。然今日上坟,父亲音容早己在脑中翻腾了千遍——堆累新土,十四年前今日如在昨。

2000年的清明,带我给外公坟上培上的,正是父亲。因病而日渐羸弱的父亲,那一次,一定要上坟,一定要挑上几畚箕土。我不知他对自己的身体是不是有预感,以至想再上一次山,看看那些熟悉的故人,走走那曾多次走过田野?

——我只知道,一个月后,我与父亲,天人永隔。

清明,因了这些亲人,意义便大不同。

祭祖,怀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,鼻子不禁一酸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