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徜徉二十七:熟人好办事  

2014-04-27 11:49:45|  分类: 练笔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离开教委,转身我便去了乡政府。乡政府也是个小四合院,走进去满眼都是疯长的风景树,就是没见到一个人。我从右手边小道一路寻过去,终于见到某办公室有两个中年人在里面谈白。“打扰一下,请问张赟张主任在哪里办公?”我在办公室门口窃生生地问。里面两人同时停了说话,上下打量起我来,我更加局促,囧得脸红手也没处放。正这时,有一人淡淡说了一句:“在后面。”

“后面?”我疑感地环顾四周,却听得身后砰得一声,原来是有人将办公室门关上了。

既然无法再问,我只好绕着院子转圈了——等我走到西北角时果然见到旁边多了一道月亮门。走过月亮门,后面是一排平房,第一间门开着,探头一看——仿佛会客厅——但却没见一个人。继续往前去,又过了两三间房,终于迎着一位精神头十足的中年男子,我连忙问道:“请问张书记办公室是哪间。”

那人看我一眼,说:“第一间,你去那等。”我连声应诺,那人却又转身回去,不知干嘛。

我在第一间房子前站了十几分钟,眼晴是东张张西望望,却无一人从此过。又过了几分钟,刚才那人才又向我去来,从身旁径直进了第一间房,我见他进去,便跟了进去,那人回头问:“找张书记有事?”

我连忙说明来由:“是这样的,我是今年毕业的师范生,我身份证丢了想找张书记落户,好补办身份证。”

“哦,那张书记可帮不了你,你是教师,找教委看看。”那人不假思索,直接打发我道。

“我找过教委了,他叫我找张书记。”

“谁说的呢?”那人盯着我,半开玩笑似的说,“谁说的你叫他自己来找。”

我一听这语气总觉不对,连忙红着脸退了出来。

“这人是谁,怎么这怪态度呢,不会他就是张书记吧?”我在心里揣测,心情更加沮丧。


走出政府大院,我无精打采地往回走,不知不觉过了河,有人叫住了我:“那不是瞿明吗,你不是打工去了,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哦,是二爹爹(爷爷)呀!”我回应着,长叹一口气:“唉,钱没挣一分,还将身份证给弄丢了,这不,在家办身份证呢。”

“呵呵,怎么样,办好了吧?”

“唉,还办好呢,户口也地方落,这下好了,黑户口了。”

“别急,说说怎么回事?”二爹爹一把拉我到路边,准备听我细说。

“刚才我去了乡教委,教委主任说叫我把户口落到乡政府去,所以我就跑到乡政府找张书记。结果碰了一鼻子的灰,也不晓得怎么搞了。”

“哪个张书记,张赟吗?”二爹爹半笑着说。

“好像是他。”

“你也小伢哦,怎么不早找我呢。”二爹爹显得很得意,“别的事情我帮不了,这事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说完,二爹爹说是马上带着我找张书记——他信心满满,而我却半信半疑。

为什么说我半信半疑呢,因为我觉得俺的这位二爹爹不靠谱。
二爹爹何许人也?小队长,而且还是前任。他有两个爱好,一好酒,谁家有酒谁家醉;二,好吹牛,大话说得连他自己估计都不信。你说这样的人,我能信么?

不信,但还是抱有希望,毕竟人家是小队长,和乡干部应该有几面之缘,那就跟这去呗。

进了政府的小四合院,二爹爹似乎马上就碰到了熟人:“小冮呀,你过来一下,我问你哦,张赟书记在不在?”

那个人笑着走过来:“老队长呀,你找张书记有事?”

“是的,有点事。”

“在呢,在后面。”那个人一指四合院的东北角。

二爹爹说声谢就往后走,一边走一边说:“小冮,村支书的侄儿,你也不认识吧?”

我摇头,心想:“这些年不是读书就是打工,在家也不知呆了几天,怎么可能认识?”

后面的小院子说到就到,二爹爹摘下草帽,往第一间房子就走。里面,我第一次来和我说话的人正在沙发边办公,见二爹爹进去,马上笑脸相迎:“老队长呀,你今天怎么有空?”

二爹爹也不废话,直接坐到沙发上,说:“张书记呀,我跟朝(今天)来就是找你有点事,你可得答应啊。”

“哦,什么事情还要你亲自来?”

“这不是因为我这小侄孙嘛。”二爹爹一指我,“我这小侄孙刚师范毕业,胆子小,见到人也不敢说话。前几天把个身份证搞丢掉了,想补办身份证呢,户口也没落下来,这不求你来了嘛,想把户口挂到你们乡里来,你看可能办呢?”

“这事呀!”张书记略一思索,“这事好办,你老队长开口还不一句话。”说话间,他写了个接收函,让我去办公室盖章。

我接过信函,二爹爹也站起来了说:“张书记是个忙人,今天我不打扰你了,下次到村里来,我陪你喝酒。”

“好,好,好,那就不送了,你老慢走。”张书记点头应承一声便低头做他的事了。

走出张书记的办公室我才发现今天的烟一根也没抽,不抽烟的人就是喜欢让烟发霉。去办公室,我倒记得先抽烟再办事。里面的人就是我早上见到的两个人,他们似乎也还记得我,把我看了又看,其中一个从抽屉里拿出印章,哈了一口气,狠狠地按了下去,然后提起章,盯着盖下的印子看了看,这才递给我。

我拿着这信函,心情一下好了起来,但不由感叹:“熟人好办事,这社会也太可悲了吧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