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徜徉二十六:户口户口   

2013-01-13 19:14:32|  分类: 练笔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次自考,我只报了三门,而且正好是第二天上午考结束,考完了,我先自己走了。苏凯和鲁凡最后一天的下午都还有一场考试呢,我也就不等他们了。

上了回家的车,我的心似乎已经飞到家了,我仿佛看到了老叔正在地里锄草,看到老母亲正在河里洗衣……离家愈近,这样的感觉越强烈。

终于到家了,再见到叔叔和母亲,感觉他们更瘦了,三叔的胡子没剪,看起来更加沧桑。老叔见到我,也说我又瘦了。唉,都瘦了,这磨人的生活,什么时候是个头呀!晚上母亲准备了较为丰盛的晚餐,我们边吃边聊,但话题无外工作,失落人再谈失落事,气氛越来越沉闷,最后我干脆吃吃睡了,睡了吧,睡了也许能啥都不想。

其实心中有事的人,哪能睡得着,第二天早上,我早早就起来了。和叔叔说了一下,我便打算去三合派出所,了解补办身份证的事。

三合镇派出所挤在了菜市场的后院,还未到派出所,远远就闻到了浓浓的鱼腥气。唉,怎么一个办事单位挤在这么个地方呢,不过想起广阳教委容身敬老院,我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“您好,请问身份证在哪办?”我看到一个房间有个女警,便走了进去。

“隔壁户籍办。” 那女警挥手指了下方向,便不再说话。

我说了声感谢,退了出来,寻着户籍办,走了进去。在小橱窗后面站着一个男人,正在那里整理资料。“请问,办身份证在这儿吗?”我轻声问。

“户口本带了吗?”那人看了我一下,淡淡地说。

“您好,是这么回事,”我看着他简单地说了一下我户口迁出,身份证丢失等事,并问,“您看,我现在能办到身份证吗?”

他看着我,不冷不热地说:“那可办不了。”

“那要怎么办呢?”

“如果有单位接收你,你就可以将户安下来,这样才能办身份证。”

“可是,我现在没工作,有办法落户吗?”

“没有!”

“那……”我还想说,对方却“砰”的一声关了小窗,走开了。

户口怎么办理,我根本没搞懂,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那就是这儿办不了身份证,那怎么办?干脆我去城里的九华派出所问问吧,我读书时,身份证就是在那里办的呀!

九华派出所离云师不远,其实周末就去看过,不过当时没人,只好今天再去一趟了。

今天是周一,九华派出所自然有人,我循着经验,直接走到户籍办窗口。

窗口里坐着位年轻女警。她见到我在窗口前徘徊,先说话了:“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是这样的,我是师范毕业生,前几天我的身份证丢了,想补办一张。”

“补办?你毕业了,是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不好意思,你们的户口已经不在这儿了,补办不了。”

“那我在哪办?”我焦急地问。

“你回原来户籍所在地问问吧!”女民警看了我一眼,又把目光移到我边上一个人身上,“你有什么事?”

得,我又没弄清楚。我还想问,边上那个人早递进户口本,里面女民警正在低头登记。我只好等他们忙好,又补了一句:“诶,你好,我再问一下,那我们现在户籍关系放到哪去了?”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一般都是迁到工作所在地派出所的,你在哪工作,就把户口落在那里,好吧。”

“可是我没工作单位,怎么办?”

“你找个单位挂靠一下也行的,我们把你的户籍关系都转出了,粮油关系也转了,你们可以到教育主管部门具体问一下。”

“户口转出证明和粮油关系我都拿过了。”

“那你就去找个接收单位,好吧。你在我这儿呆着壳用的。”

正在这时,我身后又来一个人要换户口本,里面女民警又忙起来。

我知道我再问也是白问,便走了出来。一路上我都在想,两边的派出所其实都是一个意思,那就是找个单位将户口安了,户口有着落了,身份证自然就不难办了。

那我的户口往那儿安呢?老家,肯定不行,我是非农户口了,怎么回得去呢!你瞧,书没念多少,把几亩地都给念莫有了,真是惨呀!老家不想了,那就只有一个地方——教委,我可以去尝试了。虽然我和教委不熟,但将户口安在教委应该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靠谱的想法。

当天下午我便去了我们的乡教委,就是那个掩映在敬老院院中大树里的那几栋矮房子里。

今天真的很幸运,该找的人都在。因为来过一次,这次找人真是轻车熟路。我直接敲了钱主任办公室的门,叫了声钱主任,并递上一根烟。

钱主任上下打量了我一下:“你是……”

“钱主任,我是今年毕业的师范毕业生瞿明,我暑假找过您。”

“哦,怪不得有点眼熟。”钱主任一边点着了我递给他的烟,一边看着我:“找我有什么事吧?”

我又将身份证丢失说了一遍,也将派出所里听到的话学了一遍。钱主任似乎在想什么,有一会儿没说话,搞得我怪紧张的。不过,这只是很短的一瞬,等我刚有点感觉,他已经说话了:“小瞿,这样啊,我们教委呢现在是安不进去户口的,你如果真要想安户口,我给你指条路,你看可照(行)。”

“有照(行),您讲。”虽然他推了,但他说给我指条路,我只好先听了。

钱主任吸了一口烟,敲了下烟灰,说:“你去找找乡里,只要张书记点头,你就可以将户口靠在政府里。很多农转非的户口都是这样安的。”

“我安在教委这儿不行吗?”我不死心。

“小伙子,听我的,没错。教委真不能接收你。”钱主任一边说,一边起身到他身后的小房间搞东西,半天都没出来。我知道,这大概是他下的逐客令吧,所以我觉得无趣,自然很知趣地走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