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节日里【二】  

2012-10-05 22:45:17|  分类: 心灵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节日里【二】 - 壹尘 - 幽幽随笔

30日下午回老家。母亲、叔叔都在家,我刚进门他们就问:“就你一人回的?”怎么样,想彤彤了吧,暑假见的,真的好久没见了,说不想怎么可能呢——“爷疼长头孙”嘛。

叔叔上次说家里的水泵坏了,这次回来打算查查原因,如果真坏了,那就带到街上去修一下,不过回家后发现水泵早就好了,没人修,自然就好了,真是有趣,母亲本来还准备挑水吃,我一推闸刀,母亲好奇地看着我:“坏了,早就坏了……”话没说完,水就出来了,母亲高兴坏了,将水桶往旁边一丢,哼着小曲儿就出去了。我真的可以理解她:天天打水的,突然要挑水真的很煎熬,现在终于不用煎熬了,能不兴奋吗?

水泵没事了,我也没什么事了。三叔在锯柴,小叔在劈柴,老娘在堆柴,我呢,则在旁边欣赏着家里的花花草草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们话着家常。母亲经常和三叔吵嘴,但我们回来了,她却完全换了一个人。哎,老娘呀,真希望您能永远不吵架!

想老娘不吵架,这真是个奢望。老娘从年轻的时候就有点精神不好,父亲去世后她似乎更加严重了,幸好几个叔叔帮帮忙照顾着,我们三兄弟才得以在外面安心打工。但这两年,母亲和三叔关系很不好。这不好是因为母亲,母亲总是和三叔吵,吵什么呢,吵些“偷”的事,什么三叔天天晚上偷柴了,偷稻,偷衣服了,偷鞋,偷打火机……唉,母亲就是这样疑神疑鬼的,先三叔不理她,她也说说算了,但现在却是天天看着三叔不说,有时候还直接推搡三叔——真怕有高血压的三叔经不起她那一推。

调停工作没少做,我每次回去都会讲一讲母亲,小弟回来也会讲的。很多时候,她所谓丢了的东西,其实是她自己藏起来了——因为怕三叔偷,所以就藏,但藏着藏着就找不到了,于是更认为是三叔偷了。不过,那些东西迟早还是会找到的,按理说找到了东西,三叔的嫌疑就洗清了吧,不,她会说是三叔偷偷塞出来的,这就无话可说了呀,唉!

看着满脸沧桑的几位老人,我的心中充满愧疚。母亲的问题我解决不了,三叔我也不能给他更好的生活,更多的时候还让他为我们操心,小叔年届六十还要在镇上做工。老家,我的根,直到今天我都没有给他们任何给养。

“羊有跪乳恩,鸦有反哺义”,面对六十多岁的几位老人,我却什么也做不了,真是很失败呀!

趁着假期,好好陪陪他们吧。这个假期,我在家呆了三天,可惜只能三天,无法再多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