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徜徉二十一:醉酒   

2011-07-30 09:35:05|  分类: 练笔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0月20日,公司突然要请员工吃饭,对此我们也没多少想法,只感觉晚上不用烧饭而已,可是没想到这晚我却醉得一蹋糊涂,也许是不谙世事,也许是心中不快,借酒消愁吧,我自己都不知自己怎么了……

那天晚上的酒很丰盛,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好吃的菜,我还没上酒席台就馋了,但那是什么环境我还是知道的,等上首几个主要领导坐定,才轮到我们围。我那一桌的领导很多,厂长、经理、会计、车间主任是不必说的,其间还有一个重要角色被他们围着,那就是六安那边总厂的厂长,姓高,人称高老,现在退休,没事就跑这边我见过几次,但每次对我都没好印象,我也懒得管的。但我们厂长可把高老捧得像祖宗,据说他们是认了干父子的,想想可以理解。

等他们好不容易入席,我们其他小卒子才在旁边围,其实我真想到旁边桌去,但高老提意让几个新来的坐这一桌,说是相互认识,用得着吗,真是,但是这老头子发话,我和苏凯等几个新来的跑不掉了。我最怕这样的场面,又拘束又要硬着头皮敬酒,那真有点让人食不知味。

正式碰杯了,先大家一起干算是开场,接着就是轮流敬酒。先是他们领导敬高老,高老好高,旁边几个高话一说一捧,干了好几杯,看来能喝。领导喝得差不多了,我们也跟着乱敬……几轮下来这就算是酒过三旬了,按理后面是会喝的自己喝,不会喝的吃菜等散席,然而真他妈的寸,我居然被老爷子盯上了。

只听老爷子突然指着我说:“这小伙子叫……”旁边小李主任赶忙接到:“小瞿。”那老爷子连忙接到:“对,小瞿。你这小伙子,不错,转变很大……”高老还没讲完,旁边的小李主任连忙向我使眼色:“小瞿,你看,老爷子这么欣赏你,还不赶快敬老人家一杯。”其他人马上怂恿:“是啊,是啊!快……”

老爷子忙又打住,不忙喝酒,你们听我这糟老头子说:“我不乱赞人,他这小伢呀,变化真怪大的。”其他人都侧耳倾听,我脸也不知是喝酒的缘故还是不好意思,只觉得脸烫得厉害。单听老爷子继续说:“我和这小伢见过三面,是吧?第一次是刚来的时候,我在一楼看到他在搞叉车,把叉车推来推去,当时我就狠狠地骂了一通——那个懒散像是我最看不惯的。后来你们厂长对我说,说这次招了三个老师,想在你们里面选一个做孩子的家庭教师。我当时一了解就否决了他。”

就这一番话让我羞愧难当,原来我是如此不堪,那次见到这老爷子,他是说话不好听,没想到他对我如此成见,唉,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……

大家还在倾听,加之我脸早已红极,他们自然看不出我的羞愧。只听老爷子继续说:“第二次是在楼梯上,这小伙子像个冒失鬼,从二楼往下冲,差点就把我撞倒了,我又披头骂了他一通。这小伢也不申辩,直接跑掉了,我当时真想对你们厂长说把这小伢辞了——一个人一天到晚跑来跑去,那还能干什么?投机取巧的人是我最讨厌的。当时我刚好到你们经理办公室去坐坐,正好和小王聊到他,可是小王却说你虽然内向却诚实恳干,心思也比较活络,还说你改装什么饮水机又有耐心还很细心。正说呢,结果外面又传来一阵皮鞋响,我就知道是你,只有你那么冲上冲下的。我就问你们王经理,可是王经理一个劲说他好话,小瞿呀!得敬王经理一杯吧!”

得,我就知道后面要出事,酒席台上是没有好故事的,但事已至此,又有大家的起哄,我只好端起酒表示感激呀。我这厢端杯,那边王经理不断打住,也许想维护我也许自己不想喝,但作为小辈哪经得住那么人的言辞,我只好先干了半杯,说:“感谢王经理抬爱,我酒量不行!我半杯您随意。”

其他人还不放过我,老爷子打圆场:“先吃菜,先吃菜,吃了再喝。”无奈之下,我只好一饮而尽,王经理随意一点,又被其他人说得没办法多饮了一口,接着几个领导之间又陪了一圈。

 老爷子饮罢继续说:“第三次碰见是前天了,我看见小李教他发泡,我知道这是个细心活,错一点前面所有工序都白做了不说,还给公司带来不小的损失,所以小李选人是要权衡又权衡的,能选到他说明他做事很负责,这与刚见他可是判若两人!我还问过小李你们几个新来的怎么样,他也不断讲你实诚,小瞿,喏,也该和你的李主任喝一杯吧?”

李主任连忙摆手:“不要敬我,该敬高老,能得高老爷子句赞扬可真难得。”高老和小李推来推去,老总做中:“小瞿,这样,先敬高老一杯,再陪李主任一杯,如何?”

被他们也不知是双簧还是三簧地一配合,我只好硬着头皮先敬老爷子一杯,这杯酒下肚真是像打翻了心中的五味瓶,那翻江倒海的滋味真难受呀!

高老爷子倒很受用,喝了一大口:“小瞿呀,好好干。别看这是私企,搞得好有前途,你们李主任,知道吧,精明能干,好几个公司都想挖他,有才的人哪儿都不会被埋没。”大家点头,我更是狠狠点头表示赞同。

接着我敬李主任一杯,想想厂长不能不敬,等敬完他们我实在受不了,心里难受得厉害。苏凯一直替我着急,但此时我想逃也逃不了。还好后面又是几个领导吹上了,总算把老高喝得都说自己不高了,大家这才散席。等苏凯扶我出来,夜真得很深了,冷风吹得我感觉好爽。苏凯骑车带着我,生怕我在后面打盹儿摔了,便不断和我说话。总算把我安全带回家,苏凯这才舒了口气。

回到家我倒头便睡,苏凯怎么睡的,我不管了。本以为一觉睡了就好了,这是我解酒法宝,但今晚没想到人到半夜突然心中怪味翻涌,一口没忍住“哇”得一声将胃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席子上。苏凯看到这样,眉头直皱,无奈之下只好捏着鼻子将席子抽去冲洗。这一吐我也好多了,洗了脸刷了牙,这才休息。

幸好有席子,下面被子安然无恙,但一屋子的怪味一时还真去不掉。苏凯苦笑:“你呀,真实诚,干嘛那么喝?”我也懊恼自己:“管他们怎么说,自己不喝还不行吗?酒席上的话可都是酒话,根本不用当真呀!但当局者迷,当时怎么就解脱不了呢?莫不是高老好高,小瞿也好高?”坐了一下,睡意袭来,我终于继于沉沉睡去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6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