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徜徉十七:几多失落几多好奇   

2011-07-16 20:16:20|  分类: 练笔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几经挣扎,我还是决定先工作再说。小苏和小鲁倒似乎不急,说是再等等,在我去面试时还去玩了逍遥津,感觉比我自在多了。很多时侯自己似乎很心急——中国有句俗话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”,所以有时倒霉也不足为怪了。

第二日清晨,两位同学还准备睡个回笼觉,我却已经收拾停当,走上了前往花冲工业园的道路。昨天下午我循着大目标走回来了,今天再走一遍倒也不恐慌。大约步行一个小时便到了目的地。

今天来得早了,只见这一排厂房大门尽皆紧闭,无聊之下,只得站在门口四处打转,虽然下定决心工作,心中却有诸多不甘,难道这就是命?思绪翻腾,许多同学近况涌上心头:余珊来信告诉我她已经在深圳一家箱包公司上班,工资不高但能养活自己,与她同乡的几位同学有去北京的,有去宁波的,各人都开始为自己前途奔波;云城也有很多同学出去了,但具体干什么暂时也不得而知了,牛首县有一同学开始学缝纫,还听说有一同学到上海学什么电脑技术……看来我们这届同学很多人从今后得将旧业全抛,重学所长呀——如果必须这样那就认命吧!

胡思乱想间,身后的卷闸门突然“哗”地一声被人推了上去。回转身来,一个穿白衬衫,灰短裤的中年男子正往厂里走,嘴里咬着葱油饼,悠闲地东看看西瞧瞧,见我从后面走来,先是一愣但马上就明白了:“你今天刚来上班的?”我点头,隐隐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厂里主要人物之一。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:“跟我到二楼去。”一边说一边向旁边一个货运电梯走去,我自然跟了上去,二楼转眼即到,那人一边下楼梯一边说:“你跟我做模具。”

说话间那人将脚一踢:“哪,就这个,你用砂子打磨,然后用平水尺量量,看到哪里不平,再去磨,千万不要磨坏了!”没想到刚上来就做事,连点喘气的机会也没有。好吧,那就干吧!

前几天找工作,经常看到招模具工,而且工资还不低,不会模具就是这个样子吧?隐隐感觉不同,但到底有哪些不同却真的不知了。我拿起一块砂子刚一擦,突然一个人用脚踩在我的砂子上,不用想也知是谁了,只见他狠狠地瞪我一眼:“昨天听说招个大学生,是你吗?”“不是,我中专毕业。”我连忙否认,心说大学生谁来这儿徜徉十七:工作 - 壹尘 - 壹尘的记事本。但那人继续说:“那不也是知识分子,读书人连这点常识都不懂?”这两句话让人羞愧至极,我不知如何回答,那人又说:“你用手打砂子,用力不均匀,这模具能打平吗?”我摇头又点头(晕得了,呵呵)“怎么才能打平?”那人很生气,顺脚踢过一块长方形木块,“包着木头带水擦,书呆子。”惭愧呀,第一天上班被人骂。

骂了之后还是要干活的,这次我把小木块包在砂子里,沾水在模具上推来推去,果然刚才我推出的许多白色划痕不见了。擦了一会儿,许多人都来了,其中有一个近五十岁老者,拿着个杯子,慢悠悠地走进来,和那青年人叽哩咕噜地说了几句,然后到旁边的小房间换了一身工作服,这才开始工作。他工作地点是在一些凹槽边,大概昨天忙忙碌碌往槽子里倒东西上卡子他就在;又过了几分钟,又来了几个年轻人,其中一个直接来到我身边,对我笑笑就拿起砂子在擦另外一个模具,另一个人则进了小房间换了一身蓝大褂,和那老者一起干起来。

我好奇盯着那老者,只见他拿起一块定型的皮放在其中的一个凹槽里,然后拿起一个吹头发似的电吹风,“呜呜”地吹起来,吹了一会了又拿透明胶将这块大皮的四周贴好,在这老者做这一切的时候,有个小青年则拿了黄油给在放在地上的器具打腊,这个东西一会儿该放进凹槽里,它们之间就像螺丝和螺母,公榫对母榫一般。

“你怎么磨?”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观察,自然是开门的那个青年,“你想把那里磨个洞是不是?”我脸一红,心说话状态不佳,我要被淘汰徜徉十七:几多失落几多好奇 - 壹尘 - 壹尘的记事本。那人看我不吱声,拿了个平水尺放在模具上这儿比比,那儿看看,然后说:“这个角有点高,你打几下再量。这是模具,不是玩具,开不得玩笑的,希望你认真点。”说完他又到别处转去了……

站在凹槽边的老者突然喊了声:“准备了!”旁边三四个人都围在了其中的一个卡槽边,那个穿着蓝工作服的青年人来到一个工作台前,拿个红桶在旁边大红桶倒了点原料,放在天平上一秤,接着又拿个绿桶在旁边白色大桶倒了点原料,称好后将两种原料倒在另一个小蓝桶,放在一个小搅拌机里迅速一搅,再快速倒进那个凹槽里,接着便是抬上一个和下面凹槽完全吻合的盖子(凸槽)压在上面,然后是几个人手忙脚乱上紧卡子,尽管如此里面的黑色的原料却已经冒出来了,我想大概这几样东西产生了化学反应,才会这样……这个搞好又开始搞下一个,连续不断。那个教训我的青年人指指这个,看看那个,偶尔也插一下手,大家都很忙,我也不会光挨骂了。

我一边打磨一边量,感觉差不多,就想叫那个人来看看,但是又怕挨骂,于是就对我身边那个小青年说话了:“哎,你看我这个行了么?”那人转过来看了一下说:“我也不知道,你要问李主任,就是刚才叫你做事的人。”“哦,”我应了声,好奇地问:“那人是什么主任,很厉害吧?”

这小青年拿了个砂子和我一起擦,一边擦一边说:“那当然,他虽然就是这车间的主任,听说是厂长的亲戚,是这里工资最高的一个人,上次我拿工资才300多,你知道人家多少?”我摇头,他故作神秘地说:“6000多。”我心中一惊:“那么高?”我真没想到这里也有这么高的工资,倒真很意外。“是啊!他什么都会,你看这些模具,都是他自己制的,那边的化学发泡配方也只有他会,那个小伙子是他刚教的。”这小伙子继续说。

我点头应和,有时侧过头去看一看那边,心中倒是很钦佩。耳畔他又说:“那个老者姓孙,是本地人,搞那边那东西是好手。无论压模还是后面修整都很精的,但是不热和人,我到今天也没和他说上十句话。我叫小陶,那边那个穿灰衬衫的叫小刘,我们来一个多月了,就搞这个。你是新来的吧,叫什么?”

“我姓瞿,今天第一天,呵呵。”我们还想多说会儿,小李师傅突然走过来了,我连忙叫他:“李师傅,你看我这行不行了?”那人看了一下,又拿尺子量了几下,一边量一边说:“你看,这儿下面有空隙,这儿不平,这儿……”我赶忙一一记下,他看了我一眼说:“这是精细活,你问小陶那个模具他打磨几天了?要自己去观察,测量,寻找问题所在,不要什么都问。”说完他拿着一个锯在旁边锯三合板,然后又是比比划划,小陶侧过头说:“他要做新模具了。”我好奇极了,问:“这些模具有什么作用?”小陶用手一指:“那些槽子不就是这些模具么?你这打磨的是一个凸槽,要求要低的多,我这个是凹槽,可更严,搞不好那个皮就会变形,那就没用了。”

“那些皮放在里面干什么?”我好奇心十足,想问个究竟,同时手磨了一上午,也酸极,趁聊天也可稍作缓解。小陶却一笑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靠,真是吊人胃口。

过了一会儿,那边那个孙师傅开始松开卡子,只见里面的慢慢地充满了刚才冒出的原料,把放进去的皮遮盖的严严实实的。这时小陶说:“他们称那叫发泡,发泡最重要,如果搞坏了,刚才放进去的皮就没用了。如果搞得很好,就只要将不要的部分去掉,那仪表台就成了。”“仪表台?我感觉自己的问题太多了。小陶悄悄地说:“是的,这是汽车的仪表台,这是给六安客车厂制造的零配件,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他一指我们正在做的模具。我继续摇头。他笑了:“好奇吧,这是车用饮水机外壳。”惊奇,很多惊奇,这些是我在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,经常坐客车,我却怎么也无法将我手头的制造和客车联系起来。

这个世界真奇妙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