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随笔

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宝贵的财富——德奥弗拉斯多

 
 
 
 
 
 

大班暑假【10】绘画⑦

2017-7-26 13:17:43 阅读1 评论1 262017/07 July26

7月23日,用粘土捏恐龙化石,25日画房子。下面是老师的话:

之前的线描单元我们学习了红黄蓝三原色自己它们的对比色,今天的综合单元第一节课的红房子,则是使用红色作为主色调,描绘出红绿红蓝色块的对比,以及红黄红紫相近色块的融合。而在于小房子的塑造上,老师也是要求摒弃之前固定模式化的房子画法,去描绘有一定立体感且新奇有趣的房子。今天的课也是练习的好素材,回家也可以再画一幅试试看哦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6 13:17:43 | 阅读(1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大班暑假【9】换牙

2017-7-25 13:35:05 阅读14 评论8 252017/07 July25

昨天(7月24日)下午吃晚饭时,彤彤第三颗乳牙(上右中切牙)终于掉了。

这是一颗动了好久的牙齿了。前几天有点急,还特意带到牙科去看的。医生说:“不要急,新牙还没看到,不要处理的。回家多吃点水果,玉米这些硬的东西,啃着啃着说不定就掉了。”

过了一会又补充,医生再补充:“过半个月如果还没掉,你再来看看。”

听了医生的,放心了。这不,回家刚好半个月,掉了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7-25 13:35:05 | 阅读(14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大班暑假【8】钱的纠结

2017-7-22 14:23:46 阅读19 评论11 222017/07 July22

早上买了黄鳝,钱包空空如也。

上午彤彤见我钱包没钱了,说:“爸爸,我送给你一点钱吧。”说着从衣架顶上将自己的钱包拿了下来,“可是,我又不舍得了。”

因为不舍,她把硬币放到沙发数了又数,然后又来数纸币。

“彤彤,你打算送我多少钱呀?”

“爸爸,你想要多少钱?”

“我想要100元。”

“啊?我也没多少钱了。”

“那你看着给。”

“我给六个5块行不行?”

“随便你哦。”

“我说了呀,100。至于给多少,看你了。”“那你说要多少钱?”

“啊,我好不舍得呀。”

彤彤又去数了一次,最后拿出五张5元的:“爸爸给你五张5元的,行不行?”

“行啊,不过好少哦。”

“那再给你三张10块的。她大方地又抽出了三张票子。”

“彤彤,那你给爸爸多少钱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算一下呗。五个5元。我们一个个加起来看。”

彤彤加了一会儿,说:“爸爸,我知道了,是25。”

“三个10呢?”

“30。”

“25加30呢?

“好复杂哦,我算不来。”

“我教你哈。先算20加30。”

“等于50。”

“再加5。”

“55。”

“对,25加30等于55。”

“那,爸爸,过年你要包红包给我哦!”

“好。”

“你要包个55的红包给我哦。”

作者  | 2017-7-22 14:23:46 | 阅读(19) |评论(11) | 阅读全文>>

回不去的老屋Ⅵ

2017-7-22 14:11:45 阅读20 评论7 222017/07 July22

小时候,叔叔、伯伯们去田里插秧、打稻都带着我,因为我是跟屁虫。

那时候估计才有点懂事,居然已经学会了恶作剧。有一回,在金星(地名,具体写法不知),应该是插田。我站在田埂上,见田沟里有许多蚂蝗。那东西在水里游来游去,看着都恐惧。可因为我不要下水的,就开始动坏心思了:竟然一次次地,用畚箕把隔壁田的蚂蝗引到自家里。蚂蝗多了,叔叔或者伯伯,有时候还请有其他人,他们的腿上就容易被蚂蝗咬着。看他们腿上或巴着蚂蝗,或流着鲜血,我就在那幸灾乐祸地笑。

现在想,那时候我怎么能那么傻呢?再大一点,我也开始下田帮大人干活了。我下田,经常成为别人找乐子的对象。记得禾禾园(地名,写法不知),隔壁田里的小爹爹在割稻,我也在割,他居然要和我比赛。他肯定在激将我,我哪甘示弱,于是便埋头干了起来。一般人割稻子都要割十几行,为了赢,我玩起了小心思,割五行,人往前直冲,一下就领先了。小爹爹见我赢了,假装惊讶,我实在太高兴了。可谁知他一心二用,把手割了,幸灾乐祸的我这下真是乐疯了。

呵呵,难忘的跟屁虫的日子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2 14:11:45 | 阅读(20) |评论(7) | 阅读全文>>

大班暑假【7】绘画⑥

2017-7-21 15:32:04 阅读11 评论4 212017/07 July21

老师的话:今天是线描单元的第三节课——水果静物。

夏天到了,天气越来越热,宝贝们也需要多吃水果补充水分哦。今天的画构图很重要哦,水果要充分饱满,水果盘的花纹也需要细心装饰。跟上次蒙德里安的红黄蓝那幅画相反的是,这节课是主体物上色,背景用黑白色块和线条装饰,形成强烈对比。由于涂色面积大,又必须涂色均匀,这节课孩子们都画的精疲力尽,老师要给娃儿们都点个赞。

说明:下图,第一幅是在老师指导下完成的,第二幅是在家自己涂鸦的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1 15:32:04 | 阅读(11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回不去的老屋Ⅴ

2017-7-20 9:28:40 阅读17 评论3 202017/07 July20

那个夏天,因为父亲的一个突发奇想,让我至今难忘。

当时父亲经常到沙坡里去放牛,白水退后沙坡里有一个水塘,就成了牛儿打涝的乐土。父亲坐在岸上,经常看见有鱼跳来跳去,有的鱼似乎还很大。

有一天,父亲动了心思,回家对三叔、小叔说:“老三、老小,我们把沙坡那个塘的水给它弄干,搞几碗鱼吃吃,怎么样?”

三叔、小叔还来不及回应,我和二弟就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小激动了。当天下午,两个叔叔就和父亲一起扛着水车准备把塘里水给它抽干。

晚上,几个人轮流车或用水桶往外倒水,我和二弟也不要困的,全程陪同,或车几下水车,或倒几次桶水。用水车车水,对我们小孩来说,刚开始还觉得好玩,可时间长了,也就不稀罕了,所以还得大人卖力地车。忙活一晚,第二天早上一看,水浅了一圈,但还有很多,只好继续干。

水塘看起来并不大,大家都以为再抽一个白天,水也就干了,可是真抽起来呀,才发现这水干得并没我们想得快,当天下午,深的地方水还及腰,不过,水里的鱼已经开始四处乱蹦乱跳了。我和二弟开心地在水里用网兜捞来捞去,有时干脆就用双手去抓。浑水摸鱼什么感觉,这下完全体验到了。

嘿嘿,那个夏天,因为摸鱼,难忘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0 9:28:40 | 阅读(17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回不去的老屋Ⅳ

2017-7-18 13:55:56 阅读20 评论7 182017/07 July18

我是跟屁虫。小时候最喜欢跟大人们出门。他们串门我要去,他们干农活也要去。有次打稻,我又要去。伯伯拗不过我,就把我放在稻箩里挑着走。去是空担子,但因为挑了我,另一头就得放块石头。回来的时候,因为我得坐一头,一副担子就浪费了。真不知那时候怎么就那么爱跟大人跑,也许因为家边下没小伙伴吧。

做跟屁虫久了,其实是容易出事的。这不,有几次和老爸去放牛就出危险了。

一次是过河沟。父亲把我放牛背上,他自己也骑上去,再赶着牛准备趟过河沟。河沟不宽,但大白水,沟里水还挺深。父亲本以为牛能乖乖游过去,谁知牛一下水就一个大翻身——我和父亲很自然地就从牛背上滑了下去。水大概一人多深,父亲也不是很会水,不知怎样,总算把我救回来——我总觉得那次我一定喝了不少水。

还有一次,父亲在山上放牛。因为放养,不知怎地,牛居然发疯似的跑了起来,从山岗一溜烟跑到山脚。父亲一着急,告诫我说:“到山上待好了啊,不要到处乱跑。”我还没来得及同意呢,父亲就跑走了,可是,当他刚跑出几十步远,后面就传来了我鬼哭狼嚎的声音。原来呀,我看他跑了,不明就里也想跟着他跑,从一个土坡滚了下去,刚好右脸刺在了一个竹扦上。那个疼痛,哪是小孩能忍住的,于是我便在那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。父亲也来不及去抓牛了,回来抱着我一看脸上全是血,都吓坏了,当时就让外婆给我瞧,外婆处理了一下还说没事,等到晚上脸都肿了,皮肤铁青的。这下家里人可真吓坏了。当天晚上就把我带到了殷汇医院。还好去的及时,医生说如果再来晚,右边的眼睛可能就保不住了。

这么说,这个灾难对于我,真是一种幸运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8 13:55:56 | 阅读(20) |评论(7) | 阅读全文>>

大班暑假【6】绘画⑤

2017-7-18 13:42:56 阅读12 评论2 182017/07 July18

老师的话(7月18日):

今天是线描造型单元的第二节课——蝶恋花。

其实蝴蝶大约是孩子们画的最多的一种小动物了吧,但是以往每次都是自己想象着创造性地画,今天是锻炼孩子们的观察能力,要求娃儿们把自己脑中固有的蝴蝶绘画形式摒弃掉,专注于真实的蝴蝶的花纹与翅膀的形。这种半写生类别的画对孩子们来说挑战挺大,确实在一开始画外框的时候还是按固有思路走,不过短时间内难以适应是正常的。

整幅画结束画面效果还是不错的,颜色搭配也漂亮,就是蝴蝶的形还需要加强。为了巩固知识,老师搜索了一些蝴蝶的图片,有时间的宝贝可以在家尝试练习,家里有彩笔的可以上色。画完可以带给老师或者发图给老师,有奖励哦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8 13:42:56 | 阅读(12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回不去的老屋Ⅲ

2017-7-17 20:41:54 阅读21 评论12 172017/07 July17

二弟的故事。二弟呀,其实很有恒心的。

他初中毕业之后就出去学徒了。学徒中有一个半年他回来了,回来他就对三叔说:“叔啊东边那个露天的水井呢,水质也不是很好了,而且一到夏天就没水,还要到河里去挑水,太远,干脆我们在门前打一口井吧。”

三叔说打井是好啊,可是那得挖好深,哪个挖哦。二弟说:“我来挖。”说干就干,于是他们就选址在门口的菜园地里找一个很阴凉的地方开挖。刚开始都是泥土,还好挖一点,可是随着距离挖越来越深,下面就会出现一些山石。

那山石呢,要不掌握方法根本挖不开。挖的时候必须找到它的纹路破开来,再有层次地挖。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,想一层一层地去挖那些石头,可真是不容易。我也下去挖过几次,总是找不到感觉,但是,二弟还真一次次地坚持,一点点,一点点,终于把这井挖到了9米多深,以保证最干的时候都有水。

井挖好了就要想着怎么卷井了。主要是卷井的石头得有着落。有人就提议说对面山上有几家屋基,那个屋基上有许多青石片,不大,挺适合卷井的。

大家看了觉得石头还行,但怎么弄回来呢?有人说山路崎岖,只有挑。挑当然有点难度,距离远,而且毕竟不是几担就能解决的。小叔想着是否可以把路休整一下,用板车拉。拉,大家觉得可行,因为下坡居多,上坡也相对平坦,多几个人推就是了。运输工具定下来,于是我,二弟,小弟,三叔,小叔,大家一起出力,把那边的石头一趟一趟地往回拉。在对面的山头上是下坡路,拉着确实很轻松,可是到家门口的菜园地的上坡路,可就得几个人在后面推了。就这样一趟拉下来呀,人都虚脱了。

不过呢,有了二弟的坚持,大家终于把这石头给拉齐了。当年冬天,一口井就卷好了,买了个潜水泵,家里用水果然方便不少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7 20:41:54 | 阅读(21) |评论(12) | 阅读全文>>

回不去的老屋Ⅱ

2017-7-17 20:31:15 阅读11 评论2 172017/07 July17

这一回讲的故事和厕所有关,是不是有点恶心?好吧?那你就忍一忍吧,嗯,这个故事和咱二弟有关。

我们小时候,秋浦河保护得很好,而且村庄就在河两岸,河里的小船也很多。一到端午,水里龙舟便有很多条。那天上午,家家户户,男女老幼都会挤到河沿上去看赛龙舟。他们有的拿着绿豆糕,有的拿着粽子,有的拿着咸鸭蛋,有的拿着合李,还有桃子,发粑……嗯,大家在一起,看着龙舟竞渡,吃吃喝喝,聊天侃地,真是好不惬意。

这个情景呀,无论是我还是二弟、小弟,估计印象都特别深,这不,有一年端午节后,有一天大伯、父亲、三叔、小叔还有我都出去干农活去了,等回家呢,突然发现家里有点不对劲了,为什么呢?因为还没有走到家门口,我们就闻得从家那个方向传来的阵阵臭气,我当时在想啊,你会不会是老娘在家里给菜园浇粪了?但是等走到厕所旁边才发现,哎呀,厕所旁边的路上全是粪水。

走近厕所一看,哎呀,那个厕所里面的水呀,已经被棍子搅得翻江倒海了。在那粪水里面,一窝刚刚长出小羽毛的新鸡呀,有的还在挣扎,有的早已经不动了,在旁边站着的是二弟,他也满头大汗,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:“划龙船唛。小鸡也不听话,划着划着就不动了。”围过来的伯伯、三叔他们,真是哭笑不得。

以后啊,这就成了关于二弟的一个重要的谈资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7 20:31:15 | 阅读(11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
热门日志

 
 
数据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安徽省 池州市 双子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公告:本博文字均为原创,请勿复制,谢绝转载!
 
近期心愿诸事皆顺!!!
E-Mail jfrh099@163.com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